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石河洛

yaqing 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戎马杭州十余载,足登老山跨沧海。 留发还俗回河洛,唱着军歌从头来。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转帖】与一位网友的QQ对话(我与罗际明政委)  

2011-11-30 15:24:57|  分类: 对越作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罗际明BLOGhttp://blog.sina.com.cn/hn05ljm的一篇博文,主要记述了围绕罗政委《1984高地》和我的《救军粮》两本书出版过程的对话,目前国家对待自卫反击战的态度从中可见一斑。1984年老山作战时,罗际明同志是11军政治部宣传处代处长,主持政治部前指工作,在繁忙的作战中记载了大量的作战日记,《1984高地》便是那些日记整理写成的,被不少部队视为战时政治工作的教材。但是,这样的书在国内不准出版,不知面对南中国海目前的局势,该给我们的部队如何进行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教育。

 

 周战书:罗政委你好,我是陆军一师的老兵,1984年底接替你们部队32师老山防御任务。当时我在师战勤科当参谋,比部队提前一个月上阵地实习。在师指挥所里与32师战勤科和建忠科长在一起一个月,参加了你们攻打968高地的战斗后勤保障。我们部队撤出后,我到大理为我们部队定做用于庆功会的大理石产品,是升任战勤处的和建忠处长用你们部队的军车将我定做的石材从大理一直送到昆明。后来我转业地方,你们军撤消,与和建忠科长失去联系,这几年一直找他,就是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干什么。不知你能否帮我找到他。

 罗:共同的参战经历拉近了我们的距离,我们是真正的同一条战壕的战友。我悲痛地告诉你,和建忠同志已经因病去世,时间大约是1990年前后。很好的一位战友,就这样过早地离开了我们。

 周战书:和科长英年早逝,可惜!可惜!打仗都没有死,却死于病魔。

 罗:你怎么知道我的?怎么想起要联系我?

 周战书:我于今年七月下旬与几个战友重返老山,在麻栗坡烈士陵园看到了你写的《1984高地》,知道了你的情况。当时我也正好把我出版的反映我们部队后勤保障的书《救军粮——我的参战日记》送给老山作战纪念馆。现在搜索到了你的新浪博客,知道你还在征集有关文章,计划有机会再写这方面的文章。所以就与你联系了。我的博客在网易,地址是:http://lgzzs.blog.163.com/欢迎造访。博客里有我《救军粮》的电子版和相关的文章。有用的你只管拿,只要对宣传我们老山作战有益。

 罗:很高兴在网上认识你。以后我们加强联系,我会经常上你的博客向您学习。

 周战书:另外不知能否用我的拙作《救军粮》换一本你的《1984高地》,我看到你的书能在昆明军区总医院联系买到,但我想要一本你签名的,所以提出了非分之想。

 罗:看你说的,不就是一本书嘛,什么换不换的。请告诉你的联系方式,我寄书给你。你的《救军粮》是反映老山作战的,是在哪里出版的?

 周战书:军队出版社出版的。

 罗:这类题材的书,我们国家现在不让出版。我这本《1984高地》,上海新闻出版局拿不准,上报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总署也拿不准,又请总政治部审。总政治部说是一本好书,但是目前不能公开出版。没办法,我只好拿到香港去出版了。你的书是怎么通过审批的?

 周战书:我们一起回到洛阳的参战战友中有一位写小小说,现在是洛阳作协副主席,这几年互相影响,除了平时写点散文外,就想把日记整理出版了。整理好之后,学校朋友给我联系多个出版社都婉拒,后来托熟人打听,才知道这类文学作品均不让出了。由于已经联系著名作家阎连科(我的老乡)給写了序,黄金元将军题写了书名,不出版无法交代。洛阳《牡丹》杂志的乔主编正在与解放军洛阳外国语学院音像出版社的赵总组织一套“洛都文苑”丛书,由沈阳军区的白山出版社出版。虽然是丛书,但可以每本单独给书号。我就把《救军粮》插进去报了立项计划。

  罗:你很幸运,竟然在国家出版机关的清规戒律下出版了老山作战的书。我一直想不通,甚至感到愤怒和悲哀:我们国家怎么就不敢理直气壮出版对越作战的作品?

周战书: 赵总也知道这种书出版很困难,在报的作品简介中主要介绍“救军粮”这种植物,简述了作战后勤日记。我也说不清楚怎么回事,白山批准立项。再后来,经过在洛阳校对完电子版后应当将电子版报出版社审核才能取得书号,赵总认为书里使用的傅全有和胡耀邦两位领导照片报去后会惹麻烦,但又舍不得去掉。赵总就直接与白山联系说电子版插图太多,文件大,不好发。由于都是军队出版社的头,人又熟悉,白山在没有看到电子版的情况下就把书号给了。

 罗:出一本书还得运用计谋,运用孙子兵法。真好笑!

 周战书:还有笑话,在国家出版署的网站上查到的《救军粮》出版信息里说这是“历史故事、三国时期、通俗读物”。

  罗:出版弘扬主旋律的书,还像白色恐怖时期搞地下工作一样。

 周战书:我担心给出版社报的归档成书会给出版社带来麻烦,赵总说,他们拿去就归到档案室了,没人去看的。只要给书号时没发现,现在他们发现了也不会说什么。我的书就这样出来了,不知是白山真得给糊住了还是因为是军队出版社,对参战这件事也有心结而装聋作哑。无论什么原因,正像你说的,我是幸运的。其实真正幸运的是这本日记,总归固化下来了,它的存在,弥补了作战日志的不足。

 罗:你为解放军做了一件好事,为我们国家做了一件好事。我现在博客上开设的《南疆战事》栏目,连续发表参战老兵对越作战的回忆录,等待条件成熟后正式出版,你能够帮忙请白山出版社出版吗?真不好意思,我这个出版集团的老总,出书竟如此困难,还要托人找门路,这种状况其他人可能想象不到。

 周战书:谢谢罗政委的鼓励!你的下一部书我可以帮你与洛阳解放军外国语学院的赵总那里联系,他与白山关系很好,是能否如愿,不得而知,但不妨一试。   

 罗:你的出书经历很精彩!我佩服赵总和白山出版社,他们都是有脊梁的中国人!

 周战书:您的书中写到的陈西有烈士,我们是同乡战友。最近我准备与几位战友去洛阳郊区看看他的老母亲。

 罗:陈西有的名字在麻栗坡烈士陵园的墓碑上写成了“陈西友”,当时制作墓碑可能比较匆忙,来不及搞准确。我记得陈西有是孟津县人,他家怎么在洛阳?

 周战书:他家乡孟津县就属于洛阳市管辖。

 罗:喔。他母亲叫什么名字?我给她寄一本签名题字的《1984高地》去。里面很大篇幅写了陈西有,让他们家留作纪念。书寄给你吧,你们去看望老人时带给她。

 周战书:这太好了!你真是一位重感情的人!我打听好老人的姓名后告诉你。

(第二天)

周战书:罗政委你好!陈西有的母亲叫许桂月。最近动议去看看老人家的是西有的同乡、同学、战友韩亚青。轮战时韩亚青在我们一师政治部组织科任干事,负责专为轮战部队新建的新街火化场工作。你的博客引用的那篇《一段不愿回忆的回忆》就是亚青写的。今年夏天,我与亚青和另外两位战友重返老山,回来在博客里写了一篇《我们都是老山人》的博文(地址是:http://lgzzs.blog.163.com/blog/static/30506848201178104635631/)其中有一节专门写火化场情况,还有一节写到麻栗坡烈士陵园扫墓并专门看望陈西有烈士。也用了长长三节写了老山现状,如有兴趣可以看看,好像你也很久没有回过老山了。接到你要寄书来送给西有母亲,亚青很感动,交待我,等你把书寄来后再商量一下如何去看望老人家或能给老人家做点什么。能否把你的书也给亚青一本?

 罗:好的,我也给亚青战友寄送一本。他的火化场文章很震撼,我在博客上转载了。以后有条件出版《南疆战事》,一定把这篇文章收进去。打仗后我就没有再去老山了,真想重返战地看望长眠在那里的战友,看看中越边境的和平景象。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