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石河洛

yaqing 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戎马杭州十余载,足登老山跨沧海。 留发还俗回河洛,唱着军歌从头来。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中了邪的艺术  

2011-07-09 07:44:1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了邪的艺术                     

                                                                                   ——中国书画走向何方?

 

笔者自幼喜欢书画,但不明真谛尚未拜师,还是祖父留下的几张旧帖子伴我几十年。因此,骨子里都是旧东西,书法习作平平,常被人斥为地摊上的古董不屑一顾,自己还为跟不上世风而苦恼。在一加一都不知道得几的情况下,抛出了以下狂言,有误之处,敬请正之。

 

一、     新、奇、怪左右着一批人

 

近日,我参观了一些孩子们的书法习作,并与他们交谈,发现了一些怪现象,因他们是刚刚出土的小苗,所以,我看的很重。大部分孩子是传统型的,即临摹名家,从标准基础抓起。但也有少数孩子一开始就走捷径学童体行书,很让人担心。问起原因,他们说,我们看到六十多岁的老人还刻意写童体,这比学欧、柳、颜、王简单的多,况且,歪歪扭扭可获奖,正正规规难入围。这虽是个别现象,但折射出一种倾向。

某人的画缺乏新意,多次投稿,一直难以入围,后经高人点拨,用大小不一的鞋底作出了一幅抽象的国画《路》,获得大奖,便风魅一时。此作品涵盖了新、奇、怪,在学术界争议颇多。

悟性差,写不成;功力不够,临不像。于是,便以丑为美,走歪门邪道:“越童越好,越拙越美”,就连学书几十年的老头子也返老还童了,你说怪不怪!所谓新、奇、怪,也就见怪不怪了。傅山的“宁拙毋巧,宁丑毋美,宁支离毋轻滑,宁直率毋安排”的书法主张,在当时混乱的社会背景下,曾推动了书法上的异军突起,可如今太平盛世,我们的书法应有章有法,在传统的基础上有大的创新和发展,使国粹不断升华,不应哗众取宠,将拙丑之品捧为上作,继而危害下一代人。我们说,艺术是为大众服务的,根在民众,源于生活,所以,不能离谱太远。

 

二、官家、名人影响到艺术纯洁

 

得奖的不一定是好作品 ,好作品不一定能得奖,其中个由具有非常的戏剧性。因书法评判很难有共同的社会审美标准,故,更多人在其空间的选择,不是看其真正的学术与质量,而是偏重于作者社会地位的高低与名气的大小。这虽是错误的选择,但实际中跟帖的不少。它也反映出某个领域世风的不正常。

比如明末清初的大家王铎,其书法和人品就多有微词。国人大都认为,此人无骨,缺乏忠烈,其作品大打折扣。其实,秦桧、蔡京的书法也非常出众,却因人品问题,认者甚少。我认为,真正的书法不应该被政治、职位所左右。书写也好,评判也好,都应跳出三界,随心所欲之,不然自然界的书法就变成了政治上的文章了。这也可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罢了,普通百姓几乎属于书盲,够不着评头论足。因为唐太宗喜欢王羲之的《兰亭序》,故,称其“天下第一行书”,后效仿、临帖者之众。就连横竖都画不直的初学者,提起笔就是《兰亭序》,你说是悲还是喜?宋徽宗一副花鸟图,一对喜鹊,几笔干枝,竞拍到三千多万元。如放到一般作者,纵然比其优十倍,但能卖上十文也就不错了。这就是官作价格,这就是名人效益,即使今天仍然管用。这也是不少书画爱好者渴望参加协会组织的原因之一。提高身价,才能提高画价。

比较名家艺术与名人艺术,圈里人都认同搞学术的,即名家艺术,但当碰到名人艺术,其就很知趣地退到了后台,并对其大赞颂歌。在对作品的评审中,大家都忌讳官参与,惧怕官艺术;也都清楚“谁官大,谁名气大,谁的作品即为上品”的评定标准,是追求真理路上的一种悲哀。但不推其为冠,恐此次评审中途流产,又违心地求其参与,拉其参加。现在当官的,当大官的,放弃自尊,纷纷到书画界挂职,到公共场合题词,已不足奇,更不为怪,既有润笔外快,又能力挺协会,大家都乐为之。

美是无私的、是纯洁的。。一幅作品,不管作者地位如何,不能因为其职位高就把丑冠以美,职位低就把美降为丑,人为的扭曲了美的基本概念。要公允的评价,就应当舍弃身份,。如考卷装订时只露考号而不显名字一样,让评审人直抒己见,避免受人左右,人云亦云之弊端。说到这,笔者还对参赛时,提供会员证的免于预审有所异议,因为,无证人员的作品并非次于有证人员,这种不公允行为,值得商权。

 

三、   布局紊乱,看不懂的美

 

小时候,老师教我们:坐要坐得端,站要站得直,行要行得正。写字也是一样,间隔均匀,疏密有度。还说,看其字知其人,清楚之人,规规矩矩;放羁之人,乱七八糟。当然,现在的我们不是小孩,艺术应放开手脚,不拘一格。但干什么都应当有个度,即便是真理,太过份,就变成谬 误了。我之所以长期以来一直欣赏和崇拜启功和刘炳森的作品,都基于他们的规范认真,一丝不苟。特别是其全部作品,无论是书法还是绘画,在整体布局上,都能工工整整并错落有致,相得益彰。

我有个朋友,是某书画院的院长,书法根基不错,有一定市场。最近从北京深造回来,我几乎认不出来了。他表演了一幅得力之作,我看后却认为是下烂之品。他说我不懂,我说他胡来。他在四尺整张上竖写五行字,前三行占了四分之三,不管歪扭尚可过眼,后两行从右上斜到左下,真可谓密不透风,很难把字分开,落款只有俩字地方,差一点用不上印。大家说他究竟美到那里了?究其原因,他说这是潮流,是时尚。我想不通,急忙翻出去年以来出版的书法选集比较,证明他说得对,一般人认为入不了围的,却得了大奖;认为非常好的,却仅仅是入围。我不得不服了。

四、昂贵的艺术,廉价的学术

 

无容置疑,水是商品,电是商品,技术是商品,凡经过劳动所形成的有、无形资产都是商品。因此,歌唱家一首歌几十万,书画家一幅作品上百万,也实属正常,无可厚非。问题是财道正确与否,值得商讨。

最近,我不经意地翻了一下名片簿,感到很有意思。不少名不见经传的朋友,固然都冠有某会的主席,某院的院长,最低的也是获得多次大奖的资深书画家,不管是否真实,身价等同画价,四方受聘,多处作画,他们着实发了,我为他们高兴,为繁荣的文化自豪。虽对其作品质量不敢苟同,但毕竟看到了文艺复兴的曙光,却也是一件让人舒心的事。

昨天,一位在专业报社工作的朋友透漏一件事,说某某人的画想出道,报社要了一部分予以刊登,不久又托拍卖公司拍卖,会上,找托将画价叫到三十万。于是,身价大增,一夜成为大家。听后,惊愕不已,自己的见识太短了。

去年,在北京琉璃厂街购得刘炳森、启功书法各三幅,共花费二百元。其仿真程度很高,自认不亏。回家后,送给几位不常出远门的朋友,把他们高兴坏了。我上门不带礼,他们还请了我一顿,似乎还欠我一个人情。怎么样,二百元还买不到一瓶好酒,很划算,我准备再去买几张。因为普通人感觉到美就行了,不懂其艺术;而对当官的则不敢,因为他们能感觉的是价值,不管其艺术。这里也有个小故事:我有个朋友,是个国家干部,因受贿罪被判刑,案由是利用职权收受几十张名画,经鉴定,价值一百多万,一审判为无期,其不服上诉,二审时,法院请专家鉴定,百分之九十五属赝品,因价值大幅降低而改判。从这件案例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当基本生活所需达到后,对文化的要求就越来越高。今天文化艺术的繁荣,是伴随经济基础的升级而变化的,并非完全是学术的进步。中书协、美协理应扑下身子,认真调查研究,端正服务态度,明确工作思路,把协会办成大众文化与学术研究之家,而不是百姓眼中的商品贸易公司。(韩亚青)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