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石河洛

yaqing 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戎马杭州十余载,足登老山跨沧海。 留发还俗回河洛,唱着军歌从头来。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三四八高地  

2012-07-22 15:52:04|  分类: 越战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四八高地
图片
                                                                                         (一石河洛)

        时光倒流到27年前的1985年5月下旬,云南老山前线新街战地火化场。
       一声清脆的铃声,从军绿色的电话中传出,引起了火化组官兵的特别关注。“我是师政治部值班室,有紧急通知,请记录”。我当时这个没有授衔的火化场场长立即摊好了纸,握紧了笔:“根据上级指示,我部已完成阶段防御作战任务,x 月 x日将由某部队接防,要求你们将我部所属烈士骨灰编号装箱,于x 月x 日前运至砚山,不得有误;同时,搞好与接防部队的交接”。放下电话,我即与樊铁焕、邱忠荣等同志研究落实方案。用三天时间加工木料,制作木箱,并按所属各部编号装箱。一个礼拜后,火化组解散,我押车回到了师政治部临时驻地砚山。
      在政治部临时会议室里,通过袁西有副主任和关继南科长,我得知所有骨灰盒都要随第一批部队回到杭州大本营,而后由各省市民政部门派专人领取。先期师里将派员到杭州安排吊唁和追悼会事宜,要求我跟袁主任等人作为打前站人员乘客车回杭准备。
      就这样走了吗?如何告慰我部那348位英灵?他们可是一个无形的团队,一群难以分割的军魂。一旦送回去,将在全国12省63个市县中各奔东西了。我陪同他们了半年多,有诉不清的情结和道不完的痛楚:那永远擦不净的血迹和数不完的弹片,难以缝合的伤口和闭不住的双眼,还有半夜里我在停尸场烈士堆里一边吃压缩饼干一边驱赶老鼠的片段,运送烈士的战友哭红的双眼和烈士家属在哭声中送子当兵的感人情景,一幕幕地在我眼前幌动、、、、、一旦分离,心肠再硬也免不了要百感交集。我该做些什么呢?突然,一个念头油然而生:能否从每个烈士的骨灰中各取出一点组合到一块,安葬在老山那块红土上,让弟兄们的身躯和英魂永远守护着我们的南疆,以告慰英雄们那颗未了的心。此外,将来我们有机会重沓故地,也可集中地看望和慰问他们,而他们大伙结伴也不会感到孤独和寂寞。此想法首先向袁副主任进行了汇报,“分解骨灰可是一大忌啊,弄不好此举会伤害到家属,当应慎重”,袁副主任皱皱眉头,担心地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但为照顾我的情绪,他答应向师首长反映。
       我焦急地等待着,期盼着。因为,离我回杭的时间只有三天了!
       终于盼来了首长们的决心,要求我用两天时间完成任务。时间紧迫!我立即召集原火化组成员,在有关科室的支持下,将装订好的箱子重新打开,从348个骨灰盒中小心翼翼的分取出部分骨灰,集中放置到一个较大的大理石骨灰盒中,之后,在麻栗坡烈士陵园顶部找到了一个土质硬、视野好的位置,制作了一块高3.48米,宽0.83013米的青色石碑,刻上了“三四八高地”五个烫金大字(意为用348名英雄的遗骨筑成的高地),署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83013部队敬立。
      经师首长验收合格,于第二天下午,由砚山、麻栗坡两县的县委、政府领导和师部三大机关的官兵参加,袁副主任主持,李继松政委致辞,一个简单而又庄重的树碑安葬仪式在磨山之巅悄然举行了。那天,风既不和日也不丽,老天依然阴沉沉,雾茫茫,空气和往常一样,仍含着浓浓的硝烟味,山脚下不时传来运送伤员烈士的汽车轰鸣声;整个安葬仪式既没有音乐润色,也没有鞭炮助威,仅有的是参战将士们带血的誓言和战区围观百姓那由衷的祈祷。
       这是一尊历史的丰碑,尽管没有署上一个闪光的名字!
       这是一段历史的绝唱,但她却无处不透视着民族的坚强和英雄的力量!
       他们躺在中国的大地上,向全世界昭示,我们是中华民族的卫士,任何侵略者都别想逾越这个高地!
       仪式结束后,有点释怀的我似乎轻松了许多,无论是良心还是责任,可以说,我都能面对黄泉之下的弟兄们,也可以给英雄们的家人有所交代。
       第三天,我从昆明坐上了东去的列车。在叮咚叮咚的车轮声中,似乎又进入朦胧的睡意:前线的一幕一幕又像过电影似的不断的滚动着、变化着、、、、、突然,画面跳到了去年,2011年7月22日,我与原师后勤部战勤参谋周战书和原师通信连指导员古灵学,还有周参谋的妻子和我的那一口子,一行五人重沓老山路。在麻栗坡烈士陵园,根据我的请求,一行五人专门爬到山顶,去寻找348高地那块石碑,但找遍整个山头,都未见任何踪影。怎么回事?在这个全国瞩目的红色爱国基地,应该有我部英烈的一席之地啊!然而什么都没有。正痛苦郁闷之时,突然传来了我妻子的声音:你嘴里唠叨个啥?看几点了,还不起床?
       啊!怎么啦?我环视周围,原来是躺在家里的床上,而不是在麻栗坡的山上。不知是失落还是难过,我再一次望了望窗外,叹了一声,慢慢穿上了鞋子。

 
 
 


 

 

 

          (今天是7月22日,二十七年前的今天,我部从西子湖畔出发赴南疆参加老山地区防御作战。昨天一夜似睡非睡,美梦、恶梦一个接一个,其中一段记忆特清,现作简单整理,因笔拙文差,恐难毛病百出,诚望朋友们批评。不管如何,做一个梦去怀念和祭悼我那已去的战友们,是也?非也?其实都无所谓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65)|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