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石河洛

yaqing 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戎马杭州十余载,足登老山跨沧海。 留发还俗回河洛,唱着军歌从头来。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淡定人生不抱怨——记中国最小的红军向轩  

2013-03-20 22:39: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淡定的人生不抱怨

——记中国最小的红军向轩

孙卓清

人生中难免会遇到一些想像不到的危运和悲剧,当困苦与不幸降临到自己的头上时,是怨天尤人,自怨自艾,还是从容淡定,微笑着面对?他——中国最小的红军、红二军团传奇式的人物向轩,却毫不忧郁地选择了后者。他虽然无权无势,生活清贫,甚至被人遗忘,默默地生活着,但他却一向与世无争,活得有尊严,有骨气。

 

一岁多蹲进了国民党大牢

 

向轩,是红军队伍里一个最小的兵,一个最特别的兵。不是因为贺龙是他的亲舅舅,贺满姑、贺英都是他的母亲,而是因为,向轩在娘肚子里,就可以算“红军”。

贺英领导的游击队,是在其丈夫谷绩庭杀富济贫的一支当地农民武装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丈夫牺牲后,她接手当上了游击队女司令。怀着身孕的妹妹贺满姑一直跟着姐姐贺英驰骋沙场,直到孩子向轩呱呱坠地,从未停下征战。当代流行胎教,向轩在娘肚子里,超前感受的却是一种“特殊音乐”——枪声、炮声、厮杀声。向轩来到人世的第一声啼哭,是与贺英游击队的枪声交响着的。

后来妈妈告诉向轩,他出生的那天上午,舅舅贺龙高兴地朝天鸣了两枪,然后弯腰跪下,轻轻的亲了一口羊水未干的小向轩鲜嫩的脸蛋……

1928年春,贺龙、周逸群受党指派来湘西拖队伍,贺英把跟随自己多年,而且有丰富作战经验的队伍交给党组织后,又开始重新拉队伍。就在此时,险情一个接一个扑面而来。

一天,侦察员回来向贺英报告敌情时难过的告诉她:“贺大姐,不好了,你妹妹贺满姑和三个孩子被桃子溪团防队长张恒如抓去了,关在桑植县城国民党大牢里。”

贺满姑比贺英小12岁,嫁给本县的一个土家族农民向生辉。当时,她已是五个孩子的母亲。由于惦记孩子,贺满姑把三个小的孩子带在身边。她被捕后,反动派又是发电文,又是登报,声称“已经抓获湘西工农革命军妇女总队长、匪首贺龙之胞妹贺满姑,”还把抓到贺满姑和向轩等3个孩子,吹嘘成“消灭贺满姑率领之共匪300余人”……

敌人对贺满姑一次次审问,并施用各种酷刑,要她开口说出贺英游击队的主力在什么地方。贺满姑理直气壮的拒绝回答。敌人见她不开口,就当着她的面毒打她的三个孩子。后来实在审不出什么结果来,就用刀子一刀一刀活活将贺满姑杀害了……

贺满姑惨遭杀害后,国民党反动派放出狠话要杀死她的三个孩子。危机之中,向家人连同贺家人凑了一些钱买通看守,趁着雨夜将向轩、向楚才和金枝(乳名门丫头)救了出来。

可怜这一岁多的向轩,在敌人监狱里被折腾得不成样子,稚嫩鲜活的脸变得又黄又黑,衣服上糊满了屎尿,赤脚糊满了泥巴,两手如乌鸦的爪爪。刚出狱时,他目光呆滞,惊魂未定,浑身仍不停地直打哆嗦。

一天,贺龙抱着小向轩对贺英说:“大姐,你没娃娃,把向轩给你吧”!向轩从此跟着贺英,管贺英叫妈妈。

七岁时血战沙场

 

1932年秋,国民党反动派对各个苏区实行残酷围剿。湘鄂边苏区失陷后,仅剩下贺英领导的一支游击队,于桑植、鹤峰两县边界的四门岩山里打游击。19335月的一天,当地农会出了个叛徒叫许黄生,他向敌人告密:“贺英领导的游击队在竹林丛中的洞长湾”。鹤峰县的团防大队长覃福斋、保安队长孙海青等人立即率300多人连夜包围了游击队所在地,并钻进茂密的竹林里逐渐缩小了包围圈。警惕的哨兵唐佑清听到竹林中有响动,马上站起来大声道:“有敌情”,他鸣枪报警,敌人“砰砰砰”射来一串子弹将他打倒,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此时,贺英正在睡觉,听到枪声立即从床上抄起双枪命令游击队员们与敌人展开激战。在大家的英勇还击下,敌人不敢拢来,伤员和家属小孩们在二妹贺茂妹的带领下得以从后门撤出。战斗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敌匪人多势众,步步紧逼,边打边叫:“冲啊,贺寡妇在里头,抓活的!”向轩听到敌人边吼边开火,火速向母亲贺英靠拢。

突然,一颗子弹飞来,打中了贺英的右腿,她倒了下去,鲜血流了一地。年仅七岁的向轩停止射击,忙去扶妈妈贺英,但怎么也扶不起来。“快……快走……找大舅(贺龙)去……报仇”。贺英把沾满鲜血的两支手枪和4块银元塞给了向轩,用尽最后的力气,推了向一把:“快走!”

向轩刚离开,又有两颗子弹击中了贺英的腹部。一颗击中肚脐左侧,另一颗射入小肚子。小腹部的一颗是炸子,贺英的下腹部被炸开了一个洞,粉红色的肠子顿时流出来一尺多长。贺英明白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她艰难地端起一支长枪和敌人厮杀,直到牺牲。

懵懵懂懂的孩子,从山背后的竹林穿过,去找贺龙和红三军(红二军团改编)。他其实根本不知道贺龙此时在何处,只知道,贺龙在大山那边。向轩揣着贺英塞给他的手枪,迎着密集的风雨,脚步胡乱地向山那边跑去。可没跑多远却跑不动了,腿像灌满了铅似的,又沉又痛。瘫坐在地上的向轩摸摸右脚脖子,摸到粘糊糊的东西。此时,恰遇廖汉生等人来接应,救了他。

“女司令”、“女游击队长”贺英壮烈牺牲在洞长湾。用青春和生命谱写了一曲壮歌:《洪湖赤卫队》。向轩等人,在红三军军部向贺龙军长哭诉了血洒洞长湾的一幕。贺龙接过向轩递上的2支手枪和4块银元,巴达巴达抽着闷烟,连同悲愤一起“吸”进心底。

“大姐他们牺牲啦,你们打算怎么办?还干不干?”

“干!”向轩、廖汉生等人发誓:“横竖革命到底!为他们报仇!”七岁的向轩,俨然壮士一般,右手举过肩头。

“好!”贺龙将烟袋往桌上一摔:“你们回去招人、搞枪,把游击队重新建立起来,同那帮坏家伙干到底!”

像向轩这样的“红小鬼”在红军队伍里到处有他们的用场——勤务兵、通信员、号手、侦察员、马夫、护士、演员……

“他们大多数人穿的军装都太肥大,袖子垂到膝部,上衣几余拖到地面。他们每天洗衣手、洗脸三次,可还是脏。他们经常流着鼻涕,常常用袖子揩,露着牙笑。”

向轩他们一群小小的红军的故事流传很广,但这些孩子们并没有得到或者要求作为小孩照顾,许多人实际参加了作战。向轩告诉我:“在湘西,红军主力撤离后许许多多的少年先锋队队员和共产主义青年团员同成年游击队员并肩作战,甚至跟敌人拼刺刀——因此白军士兵笑着说,他们能够抓住‘红小鬼’的刺刀,把‘红小鬼’拖下壕沟……,在湘鄂西国民党的监狱里,曾关押过200多名侦察员或做宣传工作的‘红小鬼’,有的十二、三岁,有的还不到十岁。”

 

九岁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

 

19359月,国民党反动派集中130多个团的兵力,采取持久作战和堡垒主义的方针,对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和红二、六军团发动了新的“围剿”。为了彻底粉碎敌人的阴谋,红二、六军团两万余名红军健儿在贺龙、任弼时、关向应、萧克诸将领的率领下,从湖南桑植出发,踏上了战略转移的长征之路。

此时,向轩已当上了红二军团司令部通信班的副班长。他们班一共有19个“红小鬼”,最大的14岁,最小的向轩刚满9岁。他虽然还是个小孩子,可班里的各项工作总是一马当先抢着干。如站岗放哨,连里明确规定10岁以上的一人一班岗,小的三人一班岗。可是,每逢轮到向轩他们3个不满10岁的小红军站岗时,向轩总是把手一摆,用命令的口气告诉另外两个不满10岁的孩子:“你俩睡觉去,我一个人站”。他是副班长,但在爬雪山、过草地过程中,向轩却从没当“副班长”——尾巴。采访时,向轩谦逊地对我说:“并不是我很行,是贺(龙)老总给我们3个最小的红军配了一匹马,我们仨轮着骑一阵,走一阵。”

长征途中,他以步当车,实在走不动了。才骑上马,总是把马让给身体较差的辛先柱等孩子们骑。每逢队伍歇息或 野炊时,向轩转起肥大的袖子,又是去扫地,又是去择菜,从不闲着,一点没累的感觉……

长征途中一路走来,送信、当传令兵、站岗放哨——哪儿有缺,向轩主动往哪填。最让军团领导感动的是,为防食物中毒,他带头试吃野菜。红二军团的指战员绝大多数是南方人,他们对川西北草地上的植物多数是第一次见到,无法辨别哪些能吃,哪些有毒不能吃。有一次,向轩送信时得知红6师误食毒菜一天就牺牲了50多人。回到军团指挥部后,他立即将此情况报告了军团首长。为了不让军团机关误食毒菜,炊事班每到一地挖野菜,他总是偷偷地跟着自己先试吃,然后告诉炊事班什么样的野菜无毒能吃。军团首长知道这件事后非常感动,立即在各单位成立了由党员带头的野菜试吃小组,较好地杜绝了类似事件的发生。

长征,锻炼着向轩的青春和勇气,少年的无知、怯懦、逐渐被硝烟和艰辛融化,沉淀的是无畏、顽强和信念。

                    十二岁在抗日战争中全身21处负伤

 

在采访中,向轩对我谈及的总是他的平凡,他的普通。可当我提到第一军军史和他的档案里记载着他负伤的光荣历史时,这位老红军才不好意思的亮出身上的一处处伤疤,讲出藏在伤疤后面的故事……

那是抗日战争第二年的春季,侵华日军正沿平汉、正太、同蒲等地分25路向我晋察冀边区大举进攻,妄图分割、摧毁我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八路军三五八旅(原红二军团改编)作为主力,做好了主动出击的歼敌准备。旅长张宗逊、政委廖汉生针对部队缺少重火器的问题,广泛发动群众动脑筋、想办法、群策群力研究对策。时任三五八旅工兵连副连长的向轩,向旅首长提出了制造“飞雷炮”的构想,经过反复试验论证,他拿出了自己一整套计划方案。向轩与战友们挖空心思研究改制出大威力的土炮,乐坏了全旅官兵。

一天下午,三五八旅攻打五台县城日军据点,向轩研制的射程达500米以上的“飞雷炮”向敌人猛烈的攻击,“轰隆!轰隆!”一片爆炸声,日军的据点住处房屋和工事等顷刻被“飞雷炮”炸得稀巴烂……敌人一片片倒下,残敌像疯子一样拼命顽抗。突然,日军一发榴弹炮在向轩身旁爆炸,他倒在血泊中——右眼窝钻满了炸籽,右脚面被击穿,全身21处负伤……

这次战斗中三五八旅将疯狂一时的日军蚋野大队全歼。战后给向轩记了功。

四十岁在“文革”中被关进牛棚 

“文革”期间,时为成都市龙泉驿区人武部副部长的向轩,因为是贺龙的亲外甥而受牵连。他被关进牛棚一蹲就是57个月!从牛棚出来后,没工作,没人管,没人问,一晃又是两年多。从波澜壮阔的8年抗战走过来的向轩,想起当时境况感慨的说:“我在‘文革’中几乎度过一个抗日战争时期”。向轩被关进牛棚后,右腰部、右耳朵皆被打伤,至今,人们跟向轩讲话,只能对着他的左耳跟他讲。收养的儿子向根龙也受牵连,被打成脑震荡,不能到单位上班,一直到现在只好摆个小摊卖东西,勉强地维持生活。

采访中,向轩告诉我:“凡事都要想得通,我舅舅一家为中国革命牺牲了那么多的亲人,他本人为党的事业把心都掏出来了,什么都不图,图的是问心无愧,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比起他还差得远呢!”老人还告诉我,他的儿子向根龙长大后,又将自己的儿子取名向延龙。向轩,向根龙,向延龙,他们永远继承着贺龙的遗志,永远做龙的传人。

与向轩告别时,我对他说:“我是受全国人大常委,全国人大农村与农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原兰州军区司令员李乾元上将(第一集团军老军长)和现任第一集团军军长蒋谟祥少将的委托专程来成都看望你的,生活上还缺什么?有什么需要老部队帮助的尽管讲。”可老人微笑着回答我:“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做了我该做的事,不值得一提,谢谢老部队的关心!”

这次采访中国最小的红军向轩,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人就算生活给你的是困苦和不幸,曾经的奉献与现实的得到不成正比,但你同样可以微笑着面对它,因为你相信自己强大的内心可以包容一切,心灵的完美、生命的升华才弥足珍贵”。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