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石河洛

yaqing 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戎马杭州十余载,足登老山跨沧海。 留发还俗回河洛,唱着军歌从头来。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一师人与老山情  

2013-07-11 11:24:39|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北原《压不垮的脊梁》
                              一师人与老山情
            一石河洛【原创】老山人的情怀 - 一石河洛 - 一石河洛
 

明年的7月21日,是我们一军一师离杭赴滇作战30周年的纪念日。听说师里准备召集战友们在西子湖畔举行盛大的纪念活动,激动之情油然而生:大家没有忘却那段快要尘封的历史!尽管有人说她没有“名份”,尽管还有不少伤残的战友还在艰辛的维权路上抗争、、、、、但我们依然坚定地拥抱这段用血泪书写的历史。因为,保卫老山的不仅是二十多年前的几十万老兵和二十多年来辗转在这座山脉上的无数弟兄,而且,还有更多与此有血肉联系及已不完整的家庭,更有上千上万关注老山人的百姓。我们虽然已有不少老年黑斑且白发已经过半,但我们并没有任何苍老之感。因为,我们的肌体中,有洪湖之水的滋润,有贺龙传承的血脉,有五十年风雨浸泡出的硬骨头精神。我们可以骄傲地面对第一兵团:一师人意志最坚骨头最硬,任何时候发出的都永远是时代的最强音!

天下精气神,数咱老山人!曾经的老兵,谨以此心声献给曾保卫过祖国南疆的战友们:

                                                                     一

     一群来自天南海北的战友

          即将汇聚到美丽的西子湖畔

一种无与伦比的渴望

早已涌上翻江倒海的笔端


三十年了

风风雨雨、磕磕绊绊

三十年了

铮铮铁骨、血性不减


这是一群共和国的脊梁

   这是一群来自洪湖的硬汉

回望早已远去的岁月

情不自禁的热泪啊

从风华正茂到鹤发满头的流年

    从神圣的老山一直到如画的江南


三十年

魂牵梦绕的三十年

永难忘怀

那山那水那些事

总在倾听

硝烟中战士们那泣血的呐喊



那是块用烈士鲜血浸泡的土地

那是座用英雄风骨砌成的山峰


从麻栗坡到交址城

从南温河到曼棍洞

从闭灯驾驶的三转弯

到盘龙江上的守桥兵

    从小青山脚下边的炮弹坑

      再到那拉口地狱般的嘶叫声


为了老山主峰的安危

            为了山北边数万家百姓的宁静

    李海欣高地在血海中呐喊

          靠人体包装的116在碎石中硬撑


为了我们的祖国,

        全师将士用血肉书写誓言

为了更多人的幸福

    陵园里留下了我348名弟兄


翻开那一张张发黄的简历

透视出一枚枚带血的军功

是他们那永垂不朽的身躯

才筑成南疆钢铁般的长城


 

混沌的年代   坚强的人

钢铁的群体   特殊的魂

非凡的经历   伟大的情

苦涩的欢乐   博达的兵

 

一代精英谱写一代青春的颂歌

一代功臣编写一代动人的历史

一代英烈雕刻一代不朽的丰碑

 一代生物创造一代深邃的精灵


                                                                                    他们中间——

                                                                                   有解放战争的老兵

也有抗美援朝的英雄

有文革后出生的小弟

           也有伴着共和国长大的老兄

                                                                                     那年我三十岁

               绿色军装才刚刚穿过十个秋冬



闯过发疯的炮火

踏过密集的雷区

   拜读过死的惨烈

   讨论过生的属性

三尺的大宅地中

       也享受过蜗居中的猫耳洞


 


在干枯的橡胶树下

        战友们用身躯为大地植皮

在发黄的草木之间

       老山人用鲜血为每一个生灵输液

              当战友的忠骨埋在了南疆红土的时候

                 悟出来的那份情感啊——

是那样的炽热

      那样的撕心裂肺

 

我们——

曾在共和国疗伤的年代里

候鸟般地穿梭在祖国的天涯海角

告别父母  当兵打仗

当祖国到处莺歌燕舞潺潺流水的时候

这群人却默默回到起点

毫不沮丧那淡了色的军装和裹着伤的青春



别人曾问我

你两手空空满身伤痕后悔吗?

我犹豫了很久很久

    竟说不出一句闪光的话语、、、

战场上从没有流过的眼泪

可这时早已是满脸泪水

不委屈吗?     瞎话!

那时的女儿还在襁褓之中

而妻子还要天天加班

风里来雨里去谁人过问

孤独、焦心、委屈、伤心

她敢和我说吗

望望身边战友的坟地

我去信告诉她

你的丈夫还有个完完整整的身躯

和伤员烈士比,知足吧你!


人都是肉长的岂能无情

              有时我只能心疼地体会着妻子那无奈地叹声、、、、

转业后碰上分房子,缴钱时

满以为还有几千元建房费可顶

却不知早被安置办半路截去

       无奈啊只好含着眼泪将到手的住房放生

妻子说当初找对象非常天真

都说当兵的伟大光荣

是当今最可敬最可爱的人

瞧瞧现在——

下岗讨饭上访的

马路旁含泪卖军功章的

作为国家维稳对象

被政法委610盯上的

英烈的老娘家里

依然烂房一间还四面透光

开句玩笑吧

你们真成了新时代名副其实最可怜的人


是啊

当你那最可爱的光环散尽后

你还有什么

身体?年龄?文凭?

在臭铜钱嚣张的国度里

你囊中羞涩体弱多病

门庭冷落两手空空

这足以表明——

你的青春已经下课

真的不失落

真的不懊丧吗


此刻我仿佛看到了梁大娘

和已白发苍苍的玉秀

对世界来说

梁三喜只是一个人

而对一个母亲

他却是她的整个世界

然一个花环再怎么如何

也难以覆盖住千百座茔坟


倘若我不是军人

这种失落尽在情理中

起码我可以为儿女挡风遮雨

倘若我不是军人

最差也是一个能担当责任田的劳力

可以减少父辈更多的汗水

然而我毕竟还是一位军人

深知肩上应该承付的责任


有时,我扪心自问

军人怎么了,什么才是军人

历史为何总把最悲壮的篇章交给军人书写

战争来了

党和政府首先想到你

因为和你在一块最安全

你勇敢顽强坚韧不拔

是最能战斗的人

碰到水灾地震

人们信赖你

因为你不怕吃苦乐于献身

于是

才成为那个时段最可爱的人


巍巍昆仑,由于融进了军人的生命才显得宏伟壮观

茫茫戈壁,因为注进了军人的青春才显得蓬勃逸然

悠悠海域,因为挥洒着军人的汗水才显得绚丽多彩

滔滔黄河,因为流淌着军人的热血才显得苍劲撼人


现在我可以说

一师人——

封建王朝的掘墓者

延安保卫战的御林军

飞腾东海的一条龙

贺龙元帅的继承人

在我们的家谱上

根本没有失落之说

懊丧一词迄今还没有入门


我知道上天是虚拟的

很难有什么公平公正之说

但对红色老山

你可以选择爱我或者不爱我

而我却只能选择爱你或更爱你

因为你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壤

是支撑我们继续战斗的灵魂

忘记你就意味着背叛

疏远你就是一种堕落

因为即便你的身躯着一天戎装

你的一生也都是属于当兵的人


 

我们——

勤奋   坚强   明理  善良

爱家   刻苦   孝顺  忍让

因为在祖国的心脏里

有我们输出的浓浓血浆

 

就是这样一群人啊……

凭着对祖国的一腔热血

虽已青春下岗白发苍苍

但骨子里仍不失军人的那种阳刚


 

我们——

不怕困难  不怕挫折

不去伤感   不去愁肠

任何时候只要听到一声

——老山

胸前便不会有任何阻挡!



 战友们、朋友们

真正的生命

春天不艳冬天不凋

真正的情谊

贵时不重贫时不轻

真正的快乐

节日不浓平日不淡


听说洛阳的一师战友

又结伴走了一趟老山

回来后组成了一个老山人家

还特酿一种情怀——老山人酒

他们呼吁英雄的战友们

去品尝老山人的甘醇

去追忆烽火岁月中的青春

他们希望亲爱的兄弟们

在部队能浮舟沧海

到地方能立马昆仑


从老山上走下来的人

我们胸怀坦荡知足知乐

铁血兵哥抱团

我们无所不能

只要想一下我是一师人

便会精神振奋充满信心

 

因为与他们同呼吸的

是三十年来曾风雨同舟的战友

因为与他们共命运的

有相互牵挂的血浓于水的弟兄

相信他们的后辈

忘不了他们的祖宗

一师人——

一群撑得起中华民族脊梁的灵魂


 


 













  评论这张
 
阅读(964)|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