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石河洛

yaqing 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戎马杭州十余载,足登老山跨沧海。 留发还俗回河洛,唱着军歌从头来。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烈士中的等级  

2014-06-20 15:05:14|  分类: 经典文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到这篇博文后,心情很复杂,烈士还有等级之分?。本人曾参加过对越作战,并参与过一段烈士工作。记得八五年六月我部凯旋回杭后,第一要务就是通知有关省市以及烈士原籍县的民政部门陪烈士家属到部队参加由各团召开的追悼会并领取烈士骨灰盒。当时,就要求已有烈士陵园的由各县组织召开追悼会并入园立碑,还对今后的宣传教育做出了专门要求;对尚不具备条件的,也做出了相应的时限要求。各省市县有关领导的表态是相当动情和非常感人的、、、、殊不知,竟还有这等状况。于是,我在网上查阅了一些由参战老兵就烈士归宿问题发出的帖子,发现有的烈士至今还是一小堆黄土,个别烈属至今还找不到他们亲人的骨灰。我由此感到震惊,杨随成烈士的墓碑坐落在杂草丛中竟不是个例,对我们一直号称忠烈的民族来说岂不是莫大的讽刺。至于烈士中存不存在等级,我不敢妄加议论,但我知道,烈士生的地方和死的地方不一样,其待遇便会大相径庭:农村的烈属和城市的烈属在抚恤上是一个档次吗(人家说,城市物价高)?英雄死在轰轰烈烈的战场上2000元人民币便可打发(人家说,人多量大国家有困难),换个地方呢?不外乎有人调侃“死,还得会死”。这不是对烈士等级的解读,但却是国家造就烈士等级的悲哀!看看上访路上乞讨的老兵,再看看地摊上含泪卖军功章的英雄,你还能说些什么?(一石河洛2014年06月20日 - 一石河洛 - 一石河洛

烈士中的等级

张祥敏

但凡熟悉麻栗坡的人想必都应该知道,在距这座英雄城市不到二公里的地方,坐落着一座气势不凡、修整维护一新的烈士陵园,在那座被称为麻栗坡的烈士陵园里,长眠着960位在对越自卫还击战中壮烈牺牲的烈士,在这片属于他们的、安静清幽的世界里,他们真实而默然地存在着,执着而顽强地伫立在这片深情满满的土地上,年复一年、风雨无阻地接受着人们对他们的崇敬与瞻仰,每时每刻享受着人们赋予他们的、英雄般的敬仰与爱戴。每一年,来自于全国各地的问候和物资源源不断地涌向这座英雄聚集的山岗,人们以期用各种不同的方式,去充分表达着对于烈士的怀念和敬佩;在这里,每一位烈士都是人们心目中当之无愧的英雄,每一位英雄都被人们当之无愧地顶礼膜拜。纪念英雄,是为了更好地铭记历史;铭记历史,是为了今天的我们不再重蹈覆辙。

在那座被称为麻栗坡的烈士陵园里,除了长年累月不消散的烟火在墓前陪伴着烈士,更有那许许多多的人在为了烈士们而无尽地忙碌着。为了尽可能地维护和管理好陵园,麻栗坡县人民政府专门成立了一个由十多人组成的陵园管理站,站里的同事无论男女,工作的重心就是管理好这座受到世人瞩目的陵园。

烈士中的等级 <wbr> <wbr> <wbr>张祥敏
        倍受网友和老兵爱护的麻栗坡烈士陵园    摄影   张祥敏

烈士中的等级 <wbr> <wbr> <wbr>张祥敏
      杨随成烈士的墓地  但愿,烈士的在天之灵不会哭泣    转自老山之眸空间

在与麻栗坡烈士陵园相距甚远的甘肃省漳县,也长眠着一位在老山战场英勇无畏的烈士,1986年的923日,越军以一个加强班的兵力偷袭阵地,身为机枪手的杨随成和战友们在成功阻击敌人后,却遭遇了敌人猛烈的炮火攻击,不幸牺牲在了老山阵地上,杨随成以自己年方二十不悔的青春年华,抒写了身为军人的誓言与荣耀。而就在他离世的二十多年时间里,这位共和国历史上的一等功臣、战斗英雄只能寂然而落寞地、一个人困守在那座满溢着荒凉的山坡上,二十多年的时间里,烈士所在家乡的地方政府没有为烈士的墓地规划出一块合理的用地,更没有进行必要的维护与修缮,只草率地、以几块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砖石概括了烈士的一生。一个孤独不已的灵魂、无法重现他当年的英雄壮举,只静默地躺在这里,没有激情的喝彩与赞颂,没有深切的怀念与追忆,没有追思的香烛与冥调;有的,只是无尽的伤心与失落、痛彻与感怀。在这并不漫长二十五年的等待里,烈士所在的地方政府甚至没有想到应该为他做些什么,而杨随成生前所在部队的首长和领导也忘记了这位曾经英雄的存在,轻兮?痛兮?就在二十五年前那个梦魇的时刻里,为了国家领土的完整,为了祖国领土不遭受侵害,我们的烈士与敌人寸土必争;二十五年后的今天,一位烈士、一位共和国英雄却没有一片属于自己的静谧空间。当杨随成与战友们一起在战场上出生入死浴血搏杀时,他和战友们一起,被视为无可争议响当当的英雄;而在二十五年后的今天,他们却被人为地划分了等级,成为得不到重视得不到保护的亡魂,假如烈士在天有灵,也会因为这样的划分感到揪心;而这样的划分,同样让每一个活着的、爱着的人无不为此感到痛心。

当祖国需要时,英雄们不惜以生命作为代价,而当祖国不需要时,英雄们的心却在无由地滴血;当祖国需要时,烈士们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而当他的母亲需要时,政府却在和她讨价还价。领了抚恤金就不能再领低保?国家每年拨付巨额款项的目的,难道就是为了让政府在面对烈士家属时做出如此这般的回答?假若当时,杨随成烈士也向组织提出,我打过一次已经足够了,接下去的战役安排别人去打吧!那么,我们的杨随成烈士一定不会落到今天这样可悲的结局:生命逝去,照顾亲娘的却不是自己;他完全可以安然地守候在母亲身边尽孝,为她养老送终,或许他们的日子依然清苦,却也不缺失应有的天伦与快乐。

战争,一场流血的政治,当这样的政治需要已经变成一种既有的姿态,曾经的撕心裂肺与壮志酬情也就成为了不堪的过往,在时光的回味中让人们去莫明追忆。

如何更好地安排好每一位烈士的身后事,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社会问题,而是如何安抚人心的大事;将烈士的墓地修缮好,解决好烈士家属的生活困扰,只是为了给死者一个告慰、生者一个安慰,而正是这样一个浅显明了的道理,漳县政府至今也学不明白。我们无从知道,当网友们为了杨随成烈士的问题表现出如此厚重的热情;当网友们对漳县政府进行了一番又一番深刻的讨伐与谴责后,那一个个身为公仆理应为烈士和家属做更多事情的官僚们,是否会为自己的失职与漠视多少表现出些许的汉颜与自责?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